优游代理

被呵护的36小时
时间:2020-05-18 浏览次数:

2019年1月3日晚饭后,我们线路专业的几个同事像往常一样回到位于鲁朗的初测四队办公室开展川藏线设计工作。加完班离开办公室时已经是1月4日凌晨1点多了,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我和线二所高健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后钻进被窝,结束了一天的劳累。

进入梦乡不久,我因肚子不适而醒来。因为我肠胃不好,所以对自己的饮食方面很注意,生冷食物及零食等基本上是不会吃的,就算偶尔食用,也都是拉肚子收场。这次显得非常的异常,我既没有食用生冷的食物和茶水,也没有拉肚子的反应,仅是小腹持续的疼痛。

我起床洗了把脸,冷静一下后,仔细回忆一下自己最近除了坐着的时候略微有些腰疼,可能是加班坐着时间太长,并没有在意,并没什么不适,心想不会是“肾结石”或“阑尾炎”吧,我对肾结石的病理和症状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而我疼痛的位置在小腹上,我敢断定不是肾结石,我赶紧回到床上躺下,平躺不舒服就侧卧、半躺、跪卧,各种姿势都丝毫不能减轻疼痛。在经过疼痛持续并加剧的折磨后,我实在忍受不了就擦了擦额头上汗珠,不忍心地喊醒同室的高健,当时已经凌晨4:00。我把自己身体不适的情况告诉了小高,小高在看了我疼痛的位置和痛苦的表情后,给我倒了杯热水,并说:“雷哥,你先别动我去叫队长!”

勘测队长任活成赶到我的房间,了解我的病情后,对小高说:“快去把管理员和司机喊过来,要立刻送去医院。”

大家决定先将我送至最近的鲁朗镇中心卫生院,先止痛,并让专业的医生先看一下病情。可是卫生院大门紧闭也无人值班,在鲁朗卫生院门口队长和管理员商量后,并做了周密的安排部署,管理员王志国、司机小潘、我、高健4人由卫生院出发,赶往林芝市人民医院,此时已是凌晨4:30。

因为是夜里又是冒着大雪行驶在路况复杂的国道318上,车子比平常开得要慢一些。到色季拉山口时雪更大了,车子在夜色中稳稳行驶,车内管理员王志国和小高一起给我加油打气。

到了林芝市人民医院时已经早晨7:00,当时天还没亮,值班医生为我做了初步诊断,并进行了输液治疗。这时王志国和司机小潘才放心回到车里休息。而我觉得肚子也不太痛了,小高则继续在我身旁陪护,告诉我说:“雷哥,你休息一会儿吧,我看着输液瓶”。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的我又被小腹突如其来的疼痛疼醒,时间已经接近上午9:00,第二瓶液体快要结束,小高赶忙喊来医生,医生让做进一步检查,小高便借来一个轮椅,推着我做各项检查。

根据医生的判断要么是“结石”要么是“阑尾炎”,要等到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诊。但是,不管是那种结果,都要手术。在所有检查结束后,已经是中午11:00,我们才在一家面馆解决了“早餐”,期间我和王志国给队长汇报了病情及检查情况,同时,也向西安的家里人及所长付宏平汇报了我的情况。所长听后很惊讶,并做出与任活成队长同样的决定“不管检查结果如何,如果能坚持,立刻返回西安,处里现在就协调,给你安排最快、最优的医院进行治疗”。

下午13:00左右,我们在人民医院取得检查结果,基本确定为“泌尿系统结石,右肾有积水”。这时,大家悬着一整天的心才算是慢慢地放下。指挥部考虑供暖设备老旧,夜里的林芝又非常寒冷,安排我们在指挥部旁边的酒店住下,在酒店的那一夜反复疼了几次,小高一直在我身边细心的照顾与陪伴。

经过处、所及勘测指挥部、勘测队多方协调后,1月5日早上,在工经专业的几位老总的帮助下,我们乘坐飞机,于下午13:15顺利返回西安。所长付宏平和办公室同事徐杰早早就在机场出口等待了,下了飞机,直接送去已经安排好的西京医院进行手术治疗。

在这36小时内,虽然我经历了身体不适带来的折磨,却也感受到了这个集体的温暖。我们这支队伍之所以能够出色地完成国家各个时期的建设任务,之所以能以一颗“赤诚之心”一次又一次圆满完成自身的“使命”,之所以能够克服恶劣自然环境、攻克三大世界难题,在青藏高原上修建出一条举世瞩目的“钢铁天路”,离不开每一位一院人无私的付出与相互之间携手共助的优良品格。这也是我们能够再次为雪域高原设计出另一条精品铁路工程的基石。

我很庆幸,为自己能参与川藏铁路建设而倍感自豪;我也很感恩,在我身患疾病的紧急时刻,有那么多的一院人伸出友爱之手,帮我渡过难关。